The Little Mermaid

The Little Mermaid – Hamberg Ballet  04/01/2017于Kennedy Center of Performing Arts

周末去华盛顿借赏樱之际看了德国汉堡团的现代芭蕾小美人鱼(实际上樱花一般,不如说是看小美人鱼之际顺带瞟了眼樱花)。诺伊梅尔真是当代叙事芭蕾的编舞第一人,他带领的汉堡团虽不以技术见长,但他结合舞团的特点,挖掘了角色的心理活动,对这部家喻户晓的童话进行了更深刻更黑暗的改编,为观众呈现一部震撼人心的现代芭蕾作品。

常年受迪士尼童话的影响,我一直以为小美人鱼很美。当王子看到沙滩上一个一丝不挂楚楚可怜的柔弱女子,怎会不心动?最后选择人类公主大概是为了报答救命之恩吧。但是在这部剧里,小美人鱼不是美的,不是可爱的,最多算是可怜的。她表情奇怪,骨瘦如柴,双腿就像是残疾一般。在王子心里,小美人鱼是被当成人来对待的吗(更不用提是不是被当成女人对待)?还是当成他捡来的一个小动物?我非常喜欢Silvia Azzoni的表演。在她身上我看到了这个童话故事最真实最黑暗的一面,她所表演的小美人鱼是一个异类,一个无法无法融入人类社会的creature,跟玛丽雪莱的Frankenstein一样。即使在水底里,她那欢快灵动但同时瞪大双眼的表情和煞白的面孔,怎么看都不像是人类,更像一个小外星人。她获得人类的双脚上岸以后,非人的气质依旧欢快劲儿却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格格不入的压抑。作为芭蕾琳娜,很多时候演员自然而然地想要通过舞姿表现美,可是偏偏这部剧里的小美人鱼就是不美,偏偏是要表现awkward, clumsy。Silvia完全做到了,不仅做到了,看到她所演绎的“不美”的小美人鱼为了心上人努力去融入人类社会而不能的悲剧,让人更觉心痛。

除了老诺的编舞和主演们的表演,音乐绝对是功不可没。配乐是一位现代女作曲家专门为舞剧定制,虽然旋律并不悦耳,但却那么扣人心弦。当然表现孤独,表现隔绝的旋律本就不该悦耳。尤其是二幕不断重复的主旋律一次又一次响起,当小美人鱼在婚礼上钻进了新娘的头纱时,当她看到海巫给她的尾巴抖落出那把匕首时,在她将匕首刺向王子而刺空时,当她脱掉舞鞋和舞裙,想最后一次像人鱼一样甩尾而不能时,音乐将令人心碎的情绪渲染到极致。

节目册里介绍这部芭蕾借鉴日本传统戏剧,老诺也在采访中说受到能剧极大的影响。确实,我在舞剧中看到诸多日本元素。比如人鱼像歌舞伎演员一样涂了白色的脸,手臂和腿,海巫的脸谱甚至更夸张。服装方面海巫的裤子是武士的袴,象征暴戾;人鱼的尾巴则类似平安时期公家女性的长袴,尽显柔情。(尽管老诺在采访里提到因看到能剧的演员穿着拖地的长袴仿佛没有腿一般而获得灵感。但我认为最终的设计更像公家女性的长袴)。大概在西方人的眼里,这种传统日本服饰和妆容有一种otherworldly,non-human的感觉。其实不仅是东西方差异,在现代人看来,日本传统艺能也是陌生的另一个世界的东西。最后一点我个人的揣测,即诗人的角色和能剧里面ワキ(waki,英语里side之意)的关联。简单地说,ワキ虽是能剧里的配角,但却承担着介绍主角上场和推动情节发展的重要作用,而舞剧里诗人的眼泪化作海里的小美人鱼,而诗人的原型即创作了小美人鱼这部童话的安徒生,从这一点来说,诗人的角色就是ワキ;但诗人又同时是小美人鱼的重身,安徒生用童话表达了自身的困惑和孑然一身的孤独,从这个角度来说,诗人这个角色又是超越了ワキ这个配角,成为主角等同的角色。

The Little Mermaid Hamburg Ballett John Neumeier
Silvia Azzoni as the little mermaid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