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resent

The Present  12/26/2016 于 Barrymore Theatre 观演

从小学五年级看《魔戒》起,Cate Blanchett至今都是我的女神。她曾和于佩尔联手在14年林肯中心艺术节表演热内的话剧《女仆》,我早早买好了票,却因为暑假被安排在佛州实习而错失观机会,不过有趣的是这张票最后辗转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手里。更早之前,她也参演了艺术节的《万尼亚舅舅》,彼时我还不在纽约。《The Present》 是凯特女王的百老汇首秀,剧本改编自契诃夫的《Platonov》(国内译成《普拉东诺夫》或者《没有父亲的人》)。年轻的安娜嫁给了一个老将军。男主角Platonov,或者大家称呼的Misha,是将军与前妻的懦弱儿子Sergei以及Sergei的朋友Nikolay的家庭教师。三人多少都被安娜吸引,而故事设定在二十年之后,老将军已故,安娜的40岁生日party上。

我从《普拉东诺夫》的剧本里看到了契诃夫后期作品的影子。最明显的是《樱桃园》。同样首先是庄园的衰败和俄国落魄贵族的末日狂欢的大背景:《樱桃园》中是等待庄园被拍卖的消息之时举办化妆舞会,《普拉东诺夫》中是庄园败破无人继承危机之下的生日派对。还有那个去非洲支援的女医生(护士?)跟《樱桃园》里的大学生同为理想主义者,只不过前者的理想主义让人觉得不切实际地可笑,后者倒是可能带领Lyubov一家翻开新的一页。除此之外,普拉东尼夫也是典型的契诃夫戏剧里面的那个“多余的人”(一般认为是《伊凡诺夫》的前身),见到谁都抱怨,看到什么都不顺心,心里有大抱负却压根不去实践,吸引了无数女人,却也伤了她们的心,最后因此被枪杀。虽然剧本不尽成熟,人物关系混乱,但作为契诃夫学生时代的作品,还是很有趣。特别是对照晚期那几部成熟作品,会发现原来是把这部学生作品拆开来更深入地写啊。

百老汇剧本的改编相较于契诃夫的原作可谓矛盾更激化了。特别是第二幕的生日派对,感觉有一些不必要的露骨和歇斯底里,以及三幕中外加的男女关系都有些多余。至于这部剧的演员,我觉得总体还是很好。凯特女王不必说,八面玲珑的女主人角色拿捏得挺到位,时而安抚,时而勾引,不是一个纯情的角色,但这样的聪明女人也无法挽救庄园,未免让人悲伤。男主也是将一个招女人喜欢,却令观众讨厌的角色表演得高潮迭起,我认为这种情绪化的表演跟人物性格也是符合的。配角里面,我觉得Sergei和Nikolay还有Sophia比较出彩,当然Sergei这种傻子角色可能挑战的难度不大,不过倒是真的演得傻气。不太喜欢的是sasha的演员,普拉东诺夫的老婆,总觉得表演的范儿有点重。

总体来说,不能算太惊喜。一部分原因是剧本一般,改编也很是平庸,另一部分原因是同一时间,我在Park Avenue Armory 看了另外一部凯特女王主演的作品,那才是真真实实的震撼。有机会写。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