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Balanchine

All Balanchine -NYCB 02/05/2017于David Koch Theatre

巴兰钦是一个天才,但这是我在看芭蕾很久以后才慢慢领悟到的。他既继承了俄罗斯学派集大成者Patipa的衣钵,又开创了拥有自己独特风格的巴兰钦学派。与古典作品注重技巧,剧情和音乐都是辅助所不同,他的众多作品无剧情也无炫技,只是单纯地表现“音乐”。无疑,这对编舞,对舞者,对观众都是挑战:如何用舞蹈来表现抽象概念,如何去理解舞蹈所要表现的抽象概念。我觉得这是观看巴兰钦作品的一大乐趣之一。

这次纽约市立芭蕾舞团表演了巴兰钦三个作品,可惜我只记得天鹅湖了。自从开始看芭蕾,我就发展了一个收集天鹅湖不同版本的癖好。巴兰钦版的天鹅湖如果不看,人生是不完整的。这一版很独特,短小精悍全剧仅半个小时,内容取材自通行版二幕Lake Scene,不仅有完整的古典芭蕾结构,也有一个完整的叙事,重点是悲剧结尾,正合我意。

巴兰钦在舞剧结构上受到Patipa很大影响。对比不难发现,巴兰钦版的天鹅湖跟Patipa的帕基塔三幕很相似,除了主角的大双人舞,也有好几个配角的变奏,自然队形多变的群舞也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巴兰钦在群舞上下了很大的功夫,三十只群鹅队各种几何队形变换远比通行版要多,看得人眼花缭乱。白天鹅大双基本未变,只有略微调整。Odette变奏之后又加了两只小鹅的变奏,都非常好看,王子的独舞部分则是三幕黑天鹅大双的变奏,但配了二幕的音乐。最后的coda有一段我从未听过的音乐,可能取自老柴的原版音乐。毕竟,老柴的天鹅湖从写出来到盛行几经改易,原版音乐远不是现在的通行版本。最后结局是魔王出现,Odette不得不变回白天鹅消失在湖中,王子只能在湖边向远去的爱人默默行礼。为什么非得有什么正义战胜邪恶的俗套,就像这样王子回想起来有如做梦一般的故事有什么不好?

顺带提一句另外一个我非常喜欢的天鹅湖版本,是莫斯科大剧院格老版,也是悲剧结尾。在这个版本里,黑天鹅并不是实际存在的一个人物,她只是王子脑海里的一个幻想,是他自己的邪恶一面。所以不同于很多版本,这版的黑天鹅没有过多魅惑的表情,而是像幽灵一样面若冰霜。另外,二幕开始王子和魔王的重叠双人舞好像王子如提线木偶一样被魔王控制。这也可以理解成,魔王本来就是王子的分身,是他黑暗的一面。

最后要说NYCB的节奏真是太快了,虽然他们很以自己快速的足下功夫自豪,但不足是上身动作就不够舒展不够诗意,而且节奏快了无法渲染悲剧气氛。本场女主角是Reichlen, 她作为白天鹅的表演不及火鸟,手臂,上身姿态,甚至表情的控制都还不够到位。男主角的独舞小哥Janzen此轮是debut, 长得帅跳得也不错。我心想是个苗子。果不其然,debut之后没多久就升首席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