豊饒の海

三岛由纪夫的《丰饶之海》对我影响深远,陪伴我度过初至小镇最孤单的一段时光。2014年春的读书笔记,今天看来略做作,但却也是那时感受的真实记录。当时读得比较粗糙,未必理解真意。近几年由文洁若先生主持新出了一版《丰饶之海》,也许是时候重新读一次了。

——————————————————

历时半年的时间才把三岛由纪夫的《丰饶之海》看完。从小镇初雪的那个十一月的下午翻开《春雪》到次年四月的初春读完《天人五衰》的最后一页,感觉像是经历好长一个轮回的梦,现在终于醒了。

正如三岛本人所说,丰饶之海的四部小说组成一个(不)完整的轮回故事,但每一部有自己的风格(语言,叙事,情节等等)。《春雪》是现代的《源氏物语》,是和魂的典范,文风带着古典的优雅,美是松枝清显与聪子的禁忌之恋;《奔马》是青春热血小说,是荒魂的代表,充满了年轻人的血气方刚,美是饭岛勋的武士道之梦 *(1)。《晓寺》却文锋一转,带着点情色和侦探小说的味道,美是本多从书房小孔偷窥到的月光公主的年轻肉体。 最后一部《天人五衰》,是最刺激的终章。假若安永透是月光公主的转世,那美是他的恶?抑或,就如庆子所言,他不过是个冒牌货,他的生命没有停止在最美的21岁,最后不过是个碌碌无为的瞎子终老。

《春雪》和《奔马》是双生子一般,《晓寺》和《金阁寺》异曲同工,同样是佛教,情色,偷窥,美与毁灭(金阁的焚烧和金让的死)。《天人五衰》却文风犀利,情节跌宕,有点谷崎润一郎的特色。 本多最初收养透的时候,是为了保护他不被世人,包括透自己,意识到他的美。因为“美若是自知,就不可能长久”。但是随着透的恶愈发张狂,本多逐渐转变为等待命运来检验透是否是那个轮回的化身。可是三岛的高明之处恰恰在于不让本多以及作为读者的我们知道真理。庆子单独邀请透并告诉他一切,透自杀未遂。本多拜访月修寺的聪子,后者却否认轮回的存在,最终只剩本多一人在寂静的庭院,“仿佛来到了既无记忆也无任何东西存在的地方”。

这样的结局留给我的是一团迷雾。如果说三岛尚且留给读者什么暗示的话,那么书名“丰饶之海”些许传达了一些含义:“丰饶海”指的是月球表面的巨大坑洞,名为“丰饶”,实则“匮乏”,里面没有一点水的成分,仅仅是个“干干枯枯的謊言之海”罢了。*(2)

——————————————————

一点后记

在重新编辑这篇读后感的时候我又抽空读了一下《丰饶之海》的日文维基页面,以下是我最初阅读未深入甚至忽略掉,但是回想起来很有意思的一些观点:

  1. 神道教里面的“一灵四魂”:《春雪》讲述的是优雅的年轻女子,即和魂;《奔马》关于武士,即荒魂;《晓寺》是充满异国风情的心理小说,也就是奇魂; 《天人五衰》是即幸魂。
  2. 《丰饶之海》系列和能乐的关系。首先能乐里面有两种人物,シテ(主角)和ワキ(配角/叙述者/旁观者) 。每一出能乐几乎都是一场梦。在ワキ的呢喃叙述中,主角如梦开始一般从天而至,最后又像梦结束一般悄然消失。而《丰饶之海》本身就是描述一个佛教里的轮回之梦,本多就是这个梦的旁观者和叙述人。
  3. 《丰饶之海》系列和季节的关系。这个很容易理解,四部小说分别对应春夏秋冬,不仅小说的题目,发生的时间,描绘的景色,还有贯穿四部小说的人物本多的年龄,都是与季节一一对应的。

 

 

Reference

(1) 关于和魂和荒魂的探讨,来自《丰饶之海》的日文维基百科:
https://ja.wikipedia.org/wiki/豊饒の海/

(2) 关于“丰饶海”的题解,最初引自玛格丽特•尤斯纳。但这段引文来自豆瓣某篇评论,找到了再贴链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